大当家

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推荐“后楼诚时代”仍在圈中的B站UP主】擅长走心和脑洞的我圈大手——晴天娃娃Jacky

周子珺:

 今天刷B站居然刷出了lo主关注的我圈大手UP主 晴天娃娃Jacky  的新视频: 


【凌赵|庄赵?】Doctor Z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309494/


这是娃娃时隔两月多的又一力作,而且居然有18分钟!进度条感人!!


这次的主角们是wuli楼诚圈的医生团队:小赵医生、叨叨庄、凌院长


乍一看似乎又一“大三角”啊是不是?


嗯哼,UP主的脑洞才木有这么简单呢╭(╯^╰)╮!


话说叨叨庄带着读条80%的《伪装者》记忆来到仁合医院,一边查母案真相,一边寻找今世的弟弟,同时也是前世的亲亲小阿诚~~


叨叨庄以相貌判断小赵医生=阿诚,然而小赵的伪装者记忆为0%~~


小赵医生以相貌判断叨叨庄=儿时救治自己的医生,后发现实为凌院长~


老凌一看到小赵,马上就知道他是自己以前救治的小男孩~


于是凌赵HE~


期间《伪装者》《琅琊榜》在现世的一众人等穿插其间,大姐啦、天台啦、萌萌啦、明堂哥啦、纪王啦、黎纲啦……


结尾处现世的萌萌打给“阿诚兄弟”的一通电话,预示着现世的阿诚其实并非小赵医生而是另有其人!


可怜的叨叨庄寻找亲亲“阿诚”之路漫漫其修远兮,还需上下而求索,23333


PS1:萌萌:上辈子被明长官训,这辈子还要被明长官怼,我就不告诉你阿诚兄弟的电话号码,哼╭(╯^╰)╮


PS2:看到本片赞助商是“明公馆制药”、“小明眼睛”、“蟒蟒红烧肉”、“天蜂医疗教学器材”,简直笑cry~~~


PS3:lo主去年冒出一个脑洞: 尼玛到底谁才是我家小阿诚的转世啊?,今年终于看到有这样题材的视频了,开心╰(^▽^)╯




小伙伴们,一定要去看这个视频哦~~看了如果喜欢,请一定要给这位UP主的最新视频多多发弹幕和评论,让她感受到我们的支持,给予她继续创作的动力哦^ω^~~~




这位晴天娃娃Jacky UP是我圈大手,剪辑了N多经典作品,尤其擅长走心,代表作《楼诚的一天》通过眼神的剪辑,就让我们深刻感受到楼诚是“灵魂伴侣”,温馨感人;同时UP也擅长开发各种脑洞,《The Artist 映畫》估计是我圈唯一一部“默片”,不用台词,仅靠画面和配乐就展现出了真·娱乐圈影帝明楼和助理明诚的生动日常;《成为明先生的重要性》是蔺鸽主穿越成明楼;《伪装的阿诚》《东诚西楼》论证了楼诚与《伪装夫妇》《东成西就》的适配性……都是时常翻出来温习的经典之作啊!




【伪装者番外】之 楼诚的一天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157139/


【伪装者番外】之 楼诚 The Artist 映畫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193743/


【伪装者番外】之 成为明先生的重要性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Mr. Ming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590845/


【伪装者番外】之 东诚西楼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509247/


【伪装者番外】之 伪装的阿诚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261258/


【伪装者番外】之 切记平生共穴盟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349967/


【伪装者】之 Movie Trailer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234634/


【楼诚番外】之 老李和小李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874765/


【伪装者】之 明•最苏•楼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434874/


【伪装者】之 明•最萌•诚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940706/


【伪装者番外】之 明侦探 楼诚 Trailer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305260/


【伪装者番外】之 明侦探 楼诚(前篇)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050335/


【伪装者番外】之 新年快乐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486408/


【伪装者番外】之 楼诚 Shall We Dance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829676/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829676/#page=2


【伪装者】之 定风波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511451/


【鬼吹灯番外】之 印第安纳·粽子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344609/




-----------------------


【“后楼诚时代”仍在圈中的B站UP主推荐系列】:


素雅画面与流畅剪辑的完美结合——何堪最长夜


荡气回肠的虐心高手——桑榆未晚


脑洞与技术齐飞的后起之秀——一片青苔


质优又高产的后起之秀——暴风雪中的火花


可色气可优雅——怡红·快绿


突飞猛进的勤奋小蜜蜂——哀家已阅


冷CP的拉郎高手——素远


妙手拨动心弦——潇洒的干脆面君


玩转各式楼诚衍生——十大白


楼诚圈中的“张若虚”——LowCityArmy


剧情与污的完美结合——不科学的命名


楼诚圈色气巅峰——一十大木本初

【沙李】吵架是每对cp的必经之路

胃痛是永远对于沙李能拯救所有矛盾的万能梗

一口酸毒奶:

(沙瑞金×李达康


被今天群里的康康敲诈【划掉】要求的文


写成小甜饼了……


每天都在被骗粮


各种骗粮


骗各种粮


群里的大家都太套路了……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沙李】吵架是每对cp的必经之路
  
  这是沙瑞金和李达康同居以来吵的最大的一次架,比沙瑞金将易学习派去监督李达康那次还要惨烈一些。
  
  沙瑞金冷着脸看着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的李达康。
  
  他虽是低着头,却没有任何弯腰的意图。
  
  “一点机会都没有吗?”李达康率先开的口,语气里满是压抑的怒火。
  
  “我知道你想要改革!”沙瑞金把手中的策划扔到桌上,“但是这个策划我不能批!通车去岩台?你知道这其中要耗多大资金耗费多少时间精力!”
  
  沙瑞金知道李达康想要实现京州往外市通车的想法,但是这个策划一旦批下就无法停下,可要是中途出了什么状况又极容易导致这项任务打水漂。
  
  “如果仅仅只是因为难度过大而不敢实施的话……”李达康没有说下去,他只觉得很失望,对这样的沙瑞金。
  
  “作为省委书记,李达康,”沙瑞金开口,迎上李达康的目光,“我不可能只看一个你的京州!”
  
  谈话就这般不欢而散,李达康冷眼看着沙瑞金往楼上的卧室走去。
  
  他也知道沙瑞金的难处,可是他真的急,太多的规划就是因为需要投入的过多才中断的。
  
  如果……如果自己能够考虑到方方面面的话,而且把这些都总结出来的话,他是不是就会同意这项规划。
  
  起身时一阵眩晕,李达康知道自己最近几天的失眠已经造成了一些身体上的不适。
  
  然而每晚他都伪装的很好所以也没有让沙瑞金发现。
  
  因为头晕又跌回沙发上,眼前一阵发黑,李达康用手撑了会儿额角,捂着胸口喘息着。
  
  胸闷,尤其是刚刚和沙瑞金对峙的时候,气血翻滚着他当时就觉得气喘不上来。
  
  缓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站了起来,这次他起得慢了些。
  
  又揉了揉额角,李达康这才往楼上走去。
  
  在卧室门口站了会儿后还是朝着书房走了去。
  
  书房现在挂着两张规划图。
  
  一张是京州的,一张是汉东的。
  
  一面墙一张。
  
  每张规划图上都是满满的笔记。
  
  沙瑞金同样喜欢拉着他说着关于汉东的规划,从发达的吕州到林城,再到偏僻的孤鹰岭和遥远的岩台。
  
  最后又回到繁华的京州。
  
  那是沙瑞金所关注的,也是李达康的舞台。
  
  他们喜欢这样的探讨与交流。
  
  虽然总是会有不同的看法会有意见的分歧。
  
  靠着书桌,李达康的手指悄悄按上胃部。
  
  从饭桌上就开始的争论使得他晚上就没吃几口饭,现在胃部难受得紧,每一次呼吸都能带上丝丝颤抖,额头已经迸出了细微的冷汗。
  
  自从和沙瑞金同居以来,自己就基本没有这样独自一人忍受胃疼的情况了。
  
  向来都是自己胃疼的时候那人看着比自己还要紧张,额上的汗水比自己还要多。
  
  还要自己开口安慰他自己没事。
  
  独自一人的书房里,白色电灯条掉下来的惨白的光使他更加难受。
  
  按在胃部上的手开始颤抖起来,捏得死紧,泛着青白。
  
  得下楼拿些胃药。
  
  咽了口唾沫,李达康朝着门口走去,刚刚打开门,就被沙瑞金的胸肌堵了回去。
  
  “你……”因为略微弯腰的姿势,李达康一头撞上沙瑞金的胸膛,往后一退差点儿没摔倒。
  
  沙瑞金眼疾手快地将李达康拉住,强势地拉进怀里,半抱半搂的将他拉到椅子上坐下。
  
  “喝水,吃药。”李达康看着沙瑞金的放在面前的水杯和药板。
  
  抬头看了眼沙瑞金,他的眉目间依然是含着愠怒。
  
  听话的和着温水吞下胃药,李达康这才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沙瑞金。
  
  他一向知错能改,也知道今晚是自己的不对。
  
  沙瑞金不能只看着京州,也不可能只看着京州。
  
  “对不起。”李达康开口,“是我操之过急了。”
  
  “你没错。”沙瑞金靠在桌上,看着椅子上的李达康,“你是京州的市委书记,关注京州的发展是必然的,你没错。”
  
  “我应该体谅你的。”李达康开口,“你是省委书记,我不该让你变成第二个京州的市委书记。”
  
  “你是应该体谅我,”沙瑞金伸手揉着李达康的头,“再怎么生气也不要气自己啊,你这样……”
  
  “我看的难受啊。”沙瑞金叹了口气。
  
  李达康乖巧地让沙瑞金揉着他的头,略微低着头,一脸检讨的模样:“我会注意的。”
  
  “你有你的抱负你的想法,我也会在适当的时候支持你。”沙瑞金俯下身,吻了吻李达康的发顶,“但我是省委书记,我心里的那碗水要端平,我不能太偏向京州。”
  
  “我知道。”李达康开口,抬起头来,拉住了沙瑞金的衣领逼迫他俯下身来接吻。
  
  “我不该和你发脾气。”胃部被人用手掌揉搓着,李达康结束了接吻。
  
  “睡觉去吧。”沙瑞金拍拍李达康的后背,“然后关于这个策划我们明天再讨论讨论,好吗?”
  
  “诶,”李达康柔和了眉目,“听你的。”
  
  从椅子里站起了身,李达康也不服输地抬手揉了揉沙瑞金一向整齐的头发:“睡觉去。”
  
  两个人生活久了总会有一些小摩擦,吵架是肯定的。李达康也知道。
  
  然而自己怎么气得起来啊,被沙瑞金搂在怀里的李达康想着。
  
  一直都是对自己这样好的人,自己怎么能气得起来啊。
  
  ——完——

贫道江湖人:

我就想不明白我写个小段子到底哪里敏感了,怎么都不让我发🙃🙃
这是一个可能疯了的脑洞😂😂

顺便安利漫画非人哉!脑洞的来源,超级好看😁

【情报处】76号墨镜厂楼诚only摊宣

胭脂雪冷:

来吧小伙伴们!


和好多太太在一起好激动嗷嗷嗷嗷


76号墨镜厂工作室:













致谢 @付阿晨_ 太太的海报图,拥抱 @蓝子 掌柜的倾情设计。




这是66第一次参加楼诚only,承蒙各位支持,希望以上的大礼各位会喜欢。




有一些流程要特别说下



1、场取的同学,请提前打开您的淘宝账号,出示订单,就可以领走你的本子了,如果是代领的同学,也请提前存好亲友的订单截图和淘宝ID哦,总是躲在客服背后的66等着大家来调戏;


2、场贩买本子的同学,请提前准备好您的支付宝、微信支付,大约,可能不能使用现金,毕竟每本数量都不多,欲购从速,错过了可就是别人的了;


3、诸位“工作人员”散落场子各处,欢迎来咨询你的那个“她”来了没有,人在哪儿呢;


4、预定无料的同学还请提前打开lofter出示你的ID来领取,如果来得巧,没准儿还能有其他无料出现咧;


5、还有诸多惊喜没有曝光,至于是什么,等你来看咯





还有未尽的,想说的,都在图上,66在这里只能说,我们就在那里,安静的,等你来。


抄送only现场“工作人员”: @【季节替而岁岁安】  @大灰狼的宝贝兔  @蓝子  @大哥眼里有星星  @猫爪必须在上  @慕楼  @笙歌慢  @付阿晨_  @RoxanneTse  @胭脂雪冷  @雨柠  @江漪_  @维木向东  @鹿饮秋水  @赤野   @阿墨 


再顺手馋一馋特别想来现场却来不了的“编外工作人员”: @mimi剑雨秋霜  @Flying  @简歌  @茶三查  @酒糟草头  @灰灰  @大橙子与猫殿下  @致力于放飞自我的小甜饼 




7月22日上午10点,楼诚only,恭候各位。


名归故里:

#世间始终你好#

83版《射雕英雄传之华山论剑》主题曲

(笔)晨光中性笔0.7
(纸)办公室的A4纸

————

早上刷微博又刷到了两首主题曲
一是《铁血丹心》
二是《世间始终你好》
听完就一句话
经典始终是经典

晚上要开会
可能连推送都做不了
所以办公室摸个鱼先

咖啡布丁:

动手动脚的。勾肩搂腰的。老干部夫夫


我就是喜欢看尼康的傲娇脸。嘻嘻



今日实验涂:论次元滤镜与写实特征的平衡关系


在张师傅的脸上翻车了么?翻了。👋👋

【谭赵】与君书

我只走肾的谭赵虐起来真特么让人难受。麻吉的老谭还是好好宠着嗲赵比较好。

山有扶苏: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见字如晤




特别想写今天的关键词,奈何我没有时间,恰好原来有篇【谭赵】与君书和今天的关键词一样,就重发一下吧。


此篇为一如年少时模样的后续






谭宗明:    


   不知你可好。  


   我一切都好,晟煊也好,安迪也好,总之这世界一切都好。但只有你不好。    


   今天是520,朋友圈里一群秀恩爱的,秀花的秀花,秀名牌包包的秀名牌包包,秀西餐的秀西餐,只有我不随大流,我发了张你的照片,上面写着:     


   愿君好。    


   底下一片说我煞风景,可是我真的真的很想你了,他们不懂,因为他们没经历过最爱的人生离死别,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喜欢的人踏上飞机就回不来的感受,他们永远也体会不到我此时此刻的心理。    


   谭宗明,你他妈的不守承诺,你不是说等你荣归故乡,咱俩就向全世界宣布咱俩在一起吗。现在晟煊起来了,在上海最荣华的地段,俯视着全上海,可你又去哪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还要等你到什么时候?   


   你告诉我。   


   我那年寒假跑去北京找你,我回来的时候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的月亮,心里想的全是你,我说:   “我会等谭宗明回上海的,我会等着他荣归故乡。”   


   谭宗明,我做到了,你呢。你不能让我白白等你这几年,你怎么还不回来。   


  谭宗明,你知道吗,我前不久去了北京。这几年变化真是大,从小灵通到智能手机,从书信到电子邮件。你从上次自北京回来后,是不是就再也没去过。   


  你一定听说过,北京的后海一条街。我去了,但我没有进酒吧,因为我怕一听歌,就会掉眼泪。   


  但我还是掉了。一家酒吧放着《乌兰巴托的夜》,最后一句好像是:听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我就坐在旁边的长椅上,边听歌,边吸烟,边看月亮,然后一滴一滴的眼泪落在地上,止也止不住。   


谭宗明,我问你,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你还回来吗? 那天我送你上了飞机,你走到登机口,你又走回来,抱住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紧紧的抱住我,然后松开手,就再也没回来。 


  说几件高兴的事吧,我现在是六院骨科主任了。其实一算,我从做医学生那时候咱俩就在一起了,到研究生,硕士,博士,实习生,主治医生,副主任,你陪我走过了多少年。可是你说不见就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有尸骨,也没有骨灰,你也要给我留点念想吧。 


  曲筱绡要结婚了,和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我对不起她,但看见她最终和一个爱她的人过一辈子,很好很好。


  谭宗明,你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家,我不要像模像样的婚礼,我只要你能回来。     


  听别人说,人死后,回去一个叫望乡台的地方,站在那里看看自己的故乡,喝下孟婆汤,什么事都忘掉了。


  谭宗明,你喝了吗。


  现在已经晚了,就这些吧。


  晚安。


                                                 赵启平
                                            2017.5.20



【楼诚深夜60分】家书

我靠。。。到底是送得出?或者拿得到?或者和时间消逝在洪流里?

Lila-摸鱼大手子:

明诚吾弟:


        沪现日渐动荡,以至租界各势力也蠢蠢欲动。满城山雨欲来,牵一发而动全身,为今不得不谨慎行事。故前月书信昨日送达,兄通宵回函,望谅。然恐今后这般联系也将愈发不易。


        以现势观察,沪暂无战争之忧,但局势诡谲不在前线之下,兄与各有志之士已做好配合中央之准备,若有行动计划,一切以家国大义为先。兄多年来饱尝忧患,一般情况均无大碍,处境纵再艰难,亦会尽力保存,望勿以兄之安危为念。


        闻诚已至延安,吾心稍安。只恐生计险阻,若款项可寄达,兄必尽办法,汇往你处,然无论如何,决计不可回沪。抗战非短期能了,家仆尽已遣散,兄一人孑然,唯明台幼弟踪迹全无,于心不安,此事还需托付于你,切盼终有一日还可阖家团聚。家国战乱于前,尽力即可,勿轻易涉险。


        近日兄心有所念,睡眠亦不太好,总恍惚中与姊镜相见,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而谈。挣扎醒来,又难过不已。人皆有一死,贵能相知,得弟情谊深重,志念相同,当不虚此生。想到此后或暂别,或永离,兄亦泣下难抑,万望珍重。


见字如晤,专此布达,并颂撰安。


兄 楼手启


===================


关键字:见字如晤


大概是诀别书?自此一别两宽,终无再见之日。

@楼诚深夜60分

【孙陆】扭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特么业界毒瘤!!

好吃的水果:

提示


1、根据原先的时间线,小陆睡完老薛就挂了,平行宇宙命运线应该是睡之前就改了,所以他应该没睡过老薛,但是作者喜欢贵乱就这么强行假设了【对可以来殴打我;


2、孙将军真的跟沈主任还有闻先生都清清白白毫无黑点;


3、这种合家欢情况下人物崩到没边,请谨慎食用【反正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文。






他们开车去黄石公园。


詹姆士要等一等他岳母从德州来,于是只有孙立人和陆桥山先去探路。


孙立人是去过的,路也不算生疏,按说应该很顺利,如果他没有把方向盘暂时让给陆桥山的话。


开始还好好的,就是些挺正经的话题,孙立人说黄石究竟湿度重,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咱们立刻就走。


陆桥山说好。


然后话题就往不正经那一路跑了,也不知道哪句惹了陆桥山,引得他呸了两声,说,狐狸精。


孙立人觉得好笑,反问他,狐狸精?


陆桥山很认真地说,是啊,妲己。


孙立人逗乐了,摇头说不要,换一个。


陆桥山歪着头想了想,说,那就玉藻前,你选一个。


孙立人想怎么也不能顶个日本名字啊,于是说,妲己就妲己。


他手就去摸陆桥山,专往不能摸的地方摸,笑着说,有九条尾巴就好了,省得你天天要不够。


陆桥山给他摸得痒,一时没看路,本来这种路也没什么车的,孙立人才敢同他开玩笑。


结果就跟后面不知道哪里穿过来的车刮了。


陆桥山骂了一句校长的家乡话,推门下车找人吵架去了,孙立人拦都拦不住。


对方的副驾驶也钻出来一位,很是温和笑了一笑,说,抱歉,蹭到你们了。


陆桥山就愣住了,然后孙立人也愣住了,对方驾驶座那位下来了,把温和微笑着的人往身后护了护,抱着肩问候了一句孙立人:孙将军好呀。


陆桥山隐隐猜到了什么,也不管车掉了几块漆皮,抱着肩回头看孙立人:来来,解释一下这个事儿。


他不动声色地踩在了孙立人鞋面上,还假装别人看不见,跳了一跳。




先下来的是方坤,另一位是沈在新。


孙立人就是这么解释的,方坤全程都带着很温和,仿佛毫无脾气也毫无黑点的微笑,像个没脾气的好人。


沈在新的笑就显得有一点攻击性的好看,他瞟了一眼陆桥山,然后跟孙立人伸手,说,喜糖。




喜糖是该给的。多亏他,孙立人才找到了陆桥山。


当时沈在新歪着头,慢悠悠地说,听说过,毛局长特别烦他。


孙立人就给他的小陆争辩,说,没办法,他是老郑的人嘛。


沈在新依旧不紧不慢地说,可是据说老郑也很烦他。


孙立人算是替他毫无人缘的恋人挽不回面子了,叹了口气,说,我不烦他。


沈在新微微笑着,孙立人便继续说,大千世界,人海茫茫,总得有个别审美扭曲的,是吧?


我很喜欢他。




孙立人跑到车上再跑回来,捧了一把喜糖。


陆桥山目瞪口呆想他什么时候买的,还有这红彤彤的喜糖是不是太羞耻了一点,一看就是唐人街九十九美分一磅的。


丢死人了。


沈在新笑了,拿了一颗,说,够了,谢谢。


他剥开糖纸,递给方坤,说,你尝尝。


方坤就真的含在嘴里,微笑着说,甜。


陆桥山觉得自己要瞎的时候,又一辆车刷地停住了。


徐悲鸿下车,问沈在新,表哥,怎么了?


然后看清了情况,他也有点呆呆的,一时结巴起来,这个,这……


他怎么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薛岳就从车上下来,刚习惯性搂过他的腰,看见了陆桥山。


四目相接,薛岳立刻偏开了头,咳咳了两声也没咳出个甲乙丙丁来,而陆桥山立刻蹿回了车上,手忙脚乱地要发动车子跑路。


孙立人趴在车窗旁,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慢慢地问他,来,解释一下这个事儿。




徐悲鸿一头雾水,疑惑地看了看薛岳。


沈在新在方坤耳边说,两个业界毒瘤。方坤温和地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