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当家

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好萌!!!!

悦悦的南瓜:

直接改个三件套吧~都是我的爱(原图在后面)
特别喜欢这个表情!喜欢他就宠他吧!

【沙李】猫

紫芊若兰:

又名老干部的撸猫日常(= ̄ω ̄=)
完全不知道自己想写啥只是想撸猫啊撸猫QAQ
因为木有主子所以只能凭当时在同学家里撸猫的经验写了_(┐「ε:)_
向上天许愿一只猫主子_(┐「ε:)_
李省长有,极度ooc,完全没常识的瞎捷豹乱攒
——正文分割线——
1.
李达康被那只小花猫扯住裤腿的时候,是晚上十一点半。
沙瑞金去林城调研了,不在京州,李达康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把办公室的灯开到十一点然后带着一大叠文件回来。只是身边那个到点就催他下班的人此刻不在身边,李达康居然莫名觉得有些寂寞。
李达康升任省长之后,基本都是住在沙瑞金那里的。分给自己的那间宿舍虽说就在沙瑞金家的对面,但除非有特殊情况,李达康很少去自己那里睡,比如说今天沙瑞金不在。掏出钥匙,李达康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拧开了那扇已经有些陌生的门,刚要迈进去,李达康只觉得脚步一沉,裤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拽住了。
李达康回过头去,没有人。动动脚,那股拉力还在,几声细不可闻的动静传来,李达康仔细听了好几遍,才听清那究竟是什么声音。
“喵——”见被自己扯住的人回过头来,小猫爪子上的动静又大了两分。看李达康蹲下来仔细查看,小猫又乖巧地用头蹭了李达康的手两下。
噫,有点凉啊。小猫有些嫌弃的想躲开,但很快就又亲昵地蹭起了李达康的腿,蹭了两下又躺在地上,对着李达康露出了肚皮。
这是怎么回事?突如其来的被一只猫对着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李达康一时间有点蒙。但看着那只小猫瞪着大眼睛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直接主动出击跳到了他的身上,李达康突然耳朵尖一热,看看四下无人,捞起这只黑灰花毛的小祖宗就闪进了屋子。

2.
“这只猫叫什么?”沙瑞金看着趴在李达康腿上打着呼噜的小花猫,忍不住凑了过去。
“没想,”李达康翻看着手里的公文,头也不抬,“那天在我那屋门口抱进来的。”
“野猫?”沙瑞金又仔细打量了那个小家伙一番,看得小猫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睨了沙瑞金一下,“有没有打过预防针啊?”
“都打完了,我让小金跟着我去的。”李达康伸出手来在猫身子上顺了两下,小猫嫌他手凉,皱皱眉头跳到了沙瑞金身上,把李达康气的不轻:“嘿!还学会嫌弃人了!也不看看谁把它捡回来的!”
沙瑞金乐呵呵地一手撸猫一手抓着李达康的手:“你看你手这么凉,也不怪人家嫌你。”
“切。”李达康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过去。
沙瑞金顺毛的技术比李达康好的不是一点半点,手也比李达康暖了很多,小猫很是受用,抬起头来主动蹭了蹭沙瑞金的手以示奖赏,看的李达康在一旁眼红不已。
“诶我说瑞金,你也教教我。”李达康难得主动放下文件凑到了沙瑞金旁边,“我每次给它顺毛它都特别嫌弃。”
“多练就行了。”沙瑞金抬起头来满脸笑意地看了李达康一眼,伸出手来揉了一下李达康的寸头,“达康,我倒是觉得总是猫啊猫的那么叫怪麻烦的,咱这猫还是得有个名字,要不就叫达达吧。”
“什么?”李达康那个心系汉东全省GDP的脑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当他终于明白沙瑞金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说他就是只猫的时候,沙瑞金已经捧着小猫一口一个达达地叫起来了。
只不过,达达才不管这些,它只知道现在抱着它的这个铲屎的按摩的手法很好。嗯,以后还是多往他腿上跳吧。

3.
达达后悔了。
经过一个星期的相处,它突然间发现这个又高又壮的人类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一个星期里,沙瑞金每天都会给它准备好猫粮和好吃的罐头,给它顺毛的技术更是越发精进,而且这个人类身上很结实,趴在它身上打盹儿很舒服,比那个每天臭着一张脸的李达康强多了。
这天傍晚,达达和往常一样趴在沙发上打着盹,沙瑞金进了家门之后先是走到沙发边撸了一分钟的猫,达达被沙瑞金顺的很舒服,动了动耳朵表示朕很满意。没过多久,沙瑞金离开了沙发,卫生间里传来了沙沙的水声。
“达达,过来吃饭了!”
达达耳朵一竖,听到了沙瑞金在叫它,高高兴兴地一溜小跑向卫生间跑去。看着一脸微笑的沙瑞金拿着沐浴喷头关上了门,又看见了地上摆着的水盆和宠物用沐浴露,达达傻在那里,猫脸懵逼。
李达康一进门,就看见一道毛状闪电超自己冲过来,连抓带挠地顺着自己的裤腿爬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疯狂地叫着。
沙瑞金从卫生间里探出身子:“达康,回来了?”
“嗯,会议时间延长了一些……”
“喵!”
李达康话还没说完,肩膀上的小家伙就炸起毛对着沙瑞金疯狂地叫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李达康纳闷地把达达从肩膀上扯下来抱在怀里,小家伙却使劲挣脱了他,绕道李达康的裤脚边使劲拽他,不让他往沙瑞金那里走。
“你干什么……”
“喵!!!”
达达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它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晚上它睡觉的时候有间屋子会发出挣扎的动静,连同类都不放过,这个人太可怕了!
“哎呀放开!这怎么了这是?”李达康蹲下去想把达达的爪子掰开。沙瑞金也莫名其妙,走过来要帮李达康,可刚迈出来一步,达达就连滚带爬地躲到一边,冲着沙瑞金颇有敌意的叫着,弓起后背,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你怎么着它了?跟你发这么大脾气?”李达康莫名其妙地看了沙瑞金一眼。
沙瑞金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我就是给它洗了个澡。”
看着李达康和沙瑞金勾肩搭背进了餐厅准备吃饭,达达急得近乎于绝望。如果要是李达康和沙瑞金两个人都能听懂猫语的话,估计能双双把嘴里的饭呛到鼻子里,外加沙瑞金被李达康赶到书房分屋睡两天。
“喵喵喵!!!!!”
——不要去啊!那人叫你去吃饭是为了晚上关了门给你洗澡啊!

4.
人吃五谷杂粮,总是会生病的,即使是自诩强壮如牛的沙瑞金也未能幸免。那天的省委常委会上,沙瑞金讲话的时候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散会之后,李达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过去摸了摸沙瑞金的脑门。
“吃药了吗?”李达康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热,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看看嗓子,嗓子也不红,可就是喷嚏鼻涕不断,昨天晚上卫生纸都用了半卷下去。
“我觉得这不像感冒啊。”接过李达康递过来的至今,沙瑞金狠命地开始擤鼻涕,“不疼不痒,就是光想打喷嚏。”
“倒是比昨天在家里好点……”李达康拿起水杯喝了一口,“你该不会是对猫毛过敏吧?”
“……要真是这样,那就脱敏。”沙瑞金耸耸肩,“总不能把猫扔了吧?”
“是不能。”李达康点点头,毕竟养了好几个月,感情早就有了,“但你以后少往猫那边凑合。”
沙瑞金笑了,没有李达康预想的失望,反而站起来把手按在了李达康的寸头上:
“没事,撸不了猫,你我不是还能……”
李达康眼色一凛。
“碰的嘛……”沙瑞金连忙转了话头,心下讪讪地想,都是一个意思达康同志你这么在乎那个字眼干什么?

5.
夜深了,李达康手里拿着文件,坐在沙发上强打起精神看着。倦意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一滴地加重,李达康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努力抗争了一会儿,手中文件一滑,掉到了地上,呼吸变得均匀了起来。
沙瑞金洗漱完走到客厅,刚想叫李达康别工作了赶紧去洗洗睡,就发现李达康半躺在沙发里,身体一起一伏,睡的很是香甜。心下一痒,便鬼使神差的坐到了他的身边,伸出手,动作极轻地将李达康揽到了怀里。
海底月是天上月,怀中人是心上人。沙瑞金感受着怀中的那份重量,满足的笑着。
从小他就有一个梦想,很小,也很隐秘,即使是他视为父母的陈叔叔和王阿姨都不知道,当然,他也一直没有告诉过李达康——既然已经实现了,那好好享受就是了。
他从小就想,要是有一天,他能同时有有一间可以遮风挡雨的屋子,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有一个爱自己自己也爱的心上人的话,那该有多好。
对了,要是还有一只猫的话就更完美了。
沙瑞金这么想着,一阵倦意袭来,也逐渐的睡了下去。
睡到一半醒来的达达扬起尾巴走到客厅,看到自己御用的两个铲屎官现在正抱在一起睡得正香,小鼻子皱了皱,看见李达康有一只手没被沙瑞金包住,后腿一蹬,就跳上了沙发,小心迈到那只手前面,舒服地趴了下去。
哼,只是想找个舒服的地方睡一觉,才不是因为你的手凉想给你暖暖呢。
达达摇动着尾巴,尾巴尖落在了李达康的腿上,耳朵擦着沙瑞金的手,闭着眼,也困了。
两个铲屎官,晚安喵。

撑腰(四十五)

这样也挺好,总有一天达康会有心的。

好吃的水果:

他们的身体已经彼此熟稔,沙瑞金把手伸给他,扶他上楼的时候,便觉得那未灭的火烧得更旺。


李达康不看他,也没有不自在地遮掩喉结上的咬痕。


他只是道:“别咬脖子,明天要上班。”


除了脖子,其他地方都可以试试。




李达康累了,他睡过去之前,并没有想到,他也已经习惯了和别人同床共枕。


睡到醒了,他就坐在床边,把台灯拧开。


沙瑞金把水壶和水杯一起拿进来,问他要不要喝水。


李达康咕嘟咕嘟地喝水,有水珠滑过他的咽喉,滚落进睡衣里去。


沙瑞金坐在他身边,待他喝完,从背后拥住他的肩。


他觉得自己已经有些依赖李达康了。


他道:“过两天,19号清理好了,我就搬过去。”


李达康道:“19号小,不像话。”


沙瑞金贴在他耳边,道:“我不觉得小。你这张床,我都嫌大了。”


再窄一些就好了,让李达康退无可退,只能停在他怀里,像相拥取暖以抵御寒冬和饥饿一般。


李达康看了一眼表,十二点半。


明天要上班。


有的事情,再不说清楚,会影响工作。


李达康道:“我有话跟您说。”




李达康很感激沙瑞金的到来。


他也有些怨恨沙瑞金没有更早点出现。


沙瑞金说将他作为并肩的革命战友,他很荣幸,也很愿意。


沙瑞金对他作的夸奖,他可以毫不心虚地接受,对他作的安排,他对某些小事有微词,然而也不过是小小的微词。


不管沙李配是不是能成配,沙瑞金都确实是他政治生命中所遇到的光明。


可以抵消他独行了那么久的黑暗隧道。


可是沙瑞金说爱他。


那比官场,比政治,比命运都要无从把握,而且除了爱情本身,它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沙瑞金抱住他,向他道歉,也告诉他:“那只是我的事。”


李达康的确没有义务回应每一个爱他的人,就算是沙瑞金。


他愿意把心挖出来给李达康,李达康也可以不要的。


李达康的手覆住他的,道:“现在这样也很好。如果沙书记不执着于要一个答案的话,维持现状就好。”


沙瑞金吻他的手背,问道:“现状是什么?”


“你一日不调离汉东,我们就是一日的革命同志。你在,我就只要你。”


END




==


就是“最接近于喜欢的喜欢”,不执着于爱不爱的事情,其实问题就很好解决。


达康如果心还在的话,应该会掏给他的。


可能补一个小赵李番外。

【沙李】梦十虐

有惊无险的HE~还好他们有彼此~

紫芊若兰:

灵感来源于生病了容易胡思乱想
配句和原版的十虐有些区别,稍稍改了改
虽然开始有丢丢疼
但请一定要看到最后!<(。_。)>
极度ooc,完全没常识的瞎捷豹乱攒
——分割线——
(序)
“达康,快去睡吧。”手机里传来了那人熟悉的声音,“感冒成这样,就不要加班了。”
“嗯,我把手头这几份资料看完就去睡。”李达康拿着手机,满口答应。
“好。”沙瑞金知道,让李达康此时扔下工作去休息是根本不可能的,只得先应了他。“睡觉前记得吃感冒药,我明天下午就回京州了。”
“好的,你放心。”李达康笑着说,和沙瑞金互道了晚安后挂掉了电话。
月明星稀,省委家属院的灯大多都熄了,只有省委书记沙瑞金家里的书房还有一盏灯亮着,直到夜色阑珊,朝霞初上,那盏灯都没熄灭。

(一虐英雄迟暮)
李达康终于接到了升任汉东省省长的调令。
但此时的他,即使有这个想接过担子的心,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在汉东的版图上施展他的雄心壮志了。
胃癌晚期,建议进行姑息治疗。拿着手里的那份诊断书,李达康的嘴角扬起了一丝近乎于讽刺的冷笑。
笑他终将抱憾于世。
笑他和命斗了一辈子最后还是被命运斩于马下。
更主要的是,他不能在他面前露出任何的异常来。
“瑞金书记,”他把诊断书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习惯性地转过身说,“我们回家吧。”
可他的身边,是空的。

(二虐离人不住)
是啊,沙瑞金早就调离汉东了。
他离开的那一天,李达康没有送他,只是默默地在市委办公室里一根又一根地抽着烟。直到小金推开他办公室的门,说李书记,沙书记的航班已经起飞了之后,他才极为缓慢地点了点头,掐灭了手里的烟。
“干活吧。”李达康淡淡道。
至于联系,自然是不会有的。

(三虐擦肩成陌路)
根本就没有什么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倒是汉东大学有一个脾气很大的李达康院长。
这天晚上,李达康回到家里随手打开电视,看到省里正在召开常委会,与会者有汉东军区总司令沙瑞金。
李达康对新闻没什么兴趣,就把频道换到了百家讲坛。

(四虐一将功成万骨枯)
金山那个死去的老村支书。
“一一六”大火中烧伤的那三十八名工人。
被判了死刑的赵瑞龙。
还有他这些年负过的,得罪过的很多很多人。
他们摩肩接踵,蜂拥而至,指着李达康的鼻子骂他无情无义更无心,若不是他,事情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死伤的不该是他们,应该是李达康。
为首的,是被赵瑞龙制造的一起人为车祸杀死的沙瑞金。但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李达康。
即将终了,沙瑞金终于开了口。
“达康同志,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李达康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没有。”
沙瑞金的眼睛里满是绝望。
“李达康,你当真无心无情。”

(五虐重逢难再)
“沙书记,您说过您会再回汉东来,到时候再一起去林城赛一次自行车。”
“现在看来……”
“沙瑞金,你他妈就是个骗子。”
李达康对着面前的石碑恶狠狠地咬着牙。

(六虐韶华不复)
沙瑞金和李达康,汉大双雄。
无论是各种大学生竞赛中还是日常生活中,这两个人配合之默契无人能及,而且两人感情也很好,无论去哪里都形影不离。甚至有些女生说要是哪一天,她们听说沙李二人去美国领了证,她们都不会惊讶。
可还没等到毕业那一天,他们就分道扬镳了。
而且老死不相往来。
这让很多人都跌破了眼镜。

(七虐遍尝伶仃苦)
“我父母早些年就过世了。”李达康双颊染着一层红晕,说话嘟嘟囔囔的,看来是喝了不少,“早些年交的那些朋友,也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关系疏远了。”
“欧阳菁被抓,我也跟她离婚了。因为她妈妈的事,佳佳现在也对我爱答不理的。”
李达康醉眼迷离,望着虚幻的前方:“所以,瑞金啊……”
“我现在真的是只剩下你了。”
李达康伸出手去,等着对面的沙瑞金和他碰杯。

(八虐孑立茕茕影相顾)
等了半天,也没有等来想要的回应。李达康晃晃脑袋,酒意渐退,清醒了一些,忍不住苦笑出来——
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瓶酒,一盏灯,和他自己,哪里还有其他东西的影子?
不对,还有他映在墙上那个孤零零的瘦弱影子。

(九虐来世不相逢)
李达康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真的来到这所谓死后世界的他,还是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请问,有没有一个叫沙瑞金的人来过?或者是,将要来?”李达康趴在那个“转世业务办理处”的窗口前问道。
“你是李达康?”里面那个面无表情的工作人员看了他一眼,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那人继续板着脸说道:
“不要想了,下一生,你和他根本就没缘分。”

(十虐触手及君影,梦醒……)
“达康,醒醒,睡的时间够长了。”
“醒了之后乖乖吃饭吃药,我好容易把你抱到医院你可不能再糟践自己了。”
“做梦了?”
“没事的,达康,梦醒了就好了。”
“你不是还有我呢吗。”
听了这句话,李达康那颗因恐惧而躁动不安的心终于逐渐安定了下来。感到了一只手上熟悉的温度与触感,也感到了冷,感到了口干舌燥。
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毕竟梦都是假的不是吗?
李达康觉得,自己睡够了,是时候醒了。

(尾)
早上沙瑞金在吕州市政府招待所接到了小金的电话,小伙子都要急哭了,说李达康今天没去省政府上班,给他打电话也打不通。沙瑞金暗道不好,完全不顾田国富的絮叨,当即决定提前返回京州。
撞开了书房的门,沙瑞金一眼就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烧的脸颊通红的李达康。完全来不及多想,沙瑞金伸出手来一把把李达康拦腰抱起来,快马加鞭送了医院急诊。
去医院的路上,李达康突然伸出手来搂住了沙瑞金的胳膊,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声音有些嘶哑,沙瑞金努力地听着,终于分辨出了一些字眼:
“瑞金……”
“我……只剩你了……”
沙瑞金紧紧抿住嘴唇,将怀中那副烧的直哆嗦的瘦弱身躯搂的更紧了几分。
京州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李达康缓慢地睁开了眼睛,高烧让他只觉得口干舌燥,刚才那个长长的噩梦更是让他极为不安。可刚刚侧过头去,看见那双永远都那么温柔的眼睛的那一瞬,所有的不安和恐惧,都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高烧烧哑了嗓子,李达康的声音宛若未被打磨过的木板,倒刺横生。
“几个小时前,刚回来就看见你给我送的这份大礼。”沙瑞金板下脸来训他,突然又想起了他陷在梦里的那份无助,一下子又心疼起来,“做噩梦了?”
“……嗯。”李达康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陪着你。”沙瑞金牵起李达康没有挂水的那只手,紧紧握住,将自己的温度与热量传给那只冰凉的手,“梦都是假的。”
“嗯。”李达康点了点头,噗嗤一声笑了。
也许是因为太过担心失去,才会做那样的噩梦吧。
但既然我的幸福就在我的手上,我就会紧紧握住,绝对不会放手。

——END——
写到最后都不知道我自己在写啥了_(┐「ε:)_
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小天使,么么啾( ̄▽ ̄)/
下面是我改掉的十虐全文,如果大家不嫌弃的话可以随便拿去用<(。_。)>
“一虐英雄迟暮。”
“二虐离人不住。”
“三虐擦肩成陌路。”
“四虐一将功成万骨枯。”
“五虐重逢难再。”
“六虐韶华不复。”
“七虐遍尝伶仃苦。”
“八虐孑立茕茕影相顾。”
“九虐来世不相逢。”
“十虐触手及君影,梦醒明月初。”

PS:
“沙瑞金同志你不嫌热啊?怎么非得搂着我睡?你多大人了?”
“这不是怕你做梦嘛,放心,我在你旁边。你安全着呢。”
“屁!不许过界!今晚敢碰我就给我滚去客厅睡!”
“诶~?”

撑腰(四十二)

给你撑腰~好甜~

好吃的水果:

人被戳穿心事的第一反应都是否认,这也是自我保护的本能。


李达康完全可以算是过激地叫道:“不是!”


他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失言,而沙瑞金慢慢地道:“不是就不是,好好说。”


他斜瞥了一眼李达康,道:“急得脸都红了。”


李达康几乎想抬手去摸摸自己的脸,是不是烫得厉害,但这动作太欲盖弥彰,他的手动了动又强行缩回去。


他道:“没有急。”


可他被提醒了脸红之后,觉得脸好像真有点发烫。


李达康顺手拧开空调,看着窗外,希冀于自己的温度能在这会儿降一降,天太热了。


沙瑞金道:“有件正经事跟你说。”


于是李达康也就把那些别扭烦心事都忘了,脸热心跳害羞也都忘了,听他说。


沙瑞金道:“以后不准十二点之后才回家。先别反驳,听我说。”


李达康悻悻地闭嘴,他还以为是什么正经事。


但也只能听沙瑞金说。


沙瑞金道:“这是最正经的事了。我知道你工作认真,兢兢业业,但是,达康同志啊,这样不是可持续发展。”


他把开会时那腔调拿了出来,李达康就给拿捏住了命门,只能乖乖听下去。


沙瑞金道:“你一个市委书记,不需要事事都亲力亲为,那要手下的其他人做什么呢?那不就间接地促成他们的不作为吗?有些时候,你需要做的只是决策和负责。你每天加班到十二点,其他人怎么办?他们是加班还是不加班?”


李达康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我并没有强求过他们。沙书记,我只是严以律己,并不是——”


“我知道,”沙瑞金道,“可你是他们的领导。”


李达康不说话了,沙瑞金说的,其实他也或多或少明白,其实也不是没人委婉地向他提过,但有些原因,他不可能说出来,对任何人都不行,那听起来太不现实,太不接地气。


也许理想主义者就是不现实,不接地气,只顾疯狂堆砌梦想的。


只顾着我以我血荐轩辕。


李达康这会儿应该认错了,但沙瑞金的话还没有说完。


他道:“还有,你的身体……”


李达康立即道:“我身体很好,年底才出的体检报告,一切正常。”


虽然体重偏轻,BMI也在正常范围内,很久没有生病,除了前几天那次,实在是太累了。


沙瑞金道:“听我说完。”


他一旦开启这种上级的嗓音,李达康就只有听话的份儿了,他乖乖地听着。


沙瑞金道:“我知道你身体很好。但是这种事情也很难说,我就不说什么严重的,就说如果你积劳成疾,生了病,被从这个位置上调去休养,而丢下了一堆未完的工程,一堆要实施的计划,你能确保接替者也像你一样勤政?你能确保那不会是一个孙连成那样的干部,把你的心血全部拖垮?”


这个,李达康也是想过的,可是想过也没有什么用,他根本不敢想得这么深,这么明白。


可是,沙瑞金说到他的心血可能会落入孙连成那种人手里,他终于鼓足勇气正视了这个问题。


他会醉里挑灯看剑一万次,铁马冰河入梦来一万次,心在天山身老沧州一万次,意难平壮志未酬愤恨至死。


他绝对无法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所以,我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沙瑞金道,“至少为党和人民多做些贡献。”


李达康今天第一次这么听话,他道:“我知道了。”


沙瑞金道:“我知道,你是只争朝夕,怕自己身体垮掉之前就被夺去一切,是吗?”


他的命运都只在上位者的一念之间,权力所发挥的作用有多大,他早已得到了足够的认知。


他不知道自己的政治生命什么时候就突然终结,不知道自己今天的权力是否明天就被突然终结,只剩下一堆堆未竟的事业,一个个未抵达的目标,连同他的梦想,京州的明天,一起被弃之如敝屣,一起被扫进历史的角落,一起烂尾落灰,再也没有人记得。


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如蜉蝣的一昼夜。


他不能不拼命,不能不透支自己的一切,去最大限度地接近理想。


那么有一日他果然失去一切,遗憾愤恨的程度总能轻一点。


他所希望的不过如此。


“再也不用这样了,你安全了,”沙瑞金道,“你有我。”


李达康偏开头,咬着牙,不说话。


沙瑞金轻轻笑了,道:“以后如果没有一一六那样的突发事件,十二点必须睡觉。”


李达康迅速道:“一点。”


他说出来,就哽住了,再说不出话来。


他很要脸,不肯承认,紧闭着嘴不再说话,怕沙瑞金听出来,或者是怕他听出来了还要点出来。


沙瑞金没有点出来,只是微笑道:“十二点半,就这样好了。不生气了?”


李达康没法回答,再开口沙瑞金一定能听出他哽住了。


李达康心里怼他,我又不是河豚。

京州(根据成都歌词改编)

好棒!!

一支参:

  
让我念念不忘的
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掉下眼泪的
不止她的哀愁
余路还能走多久
你握着我的手
给我继续前行的
对党性的坚守


光明区一叶知秋
信访局竹凳吱悠
林城玫瑰争颜色
茶园外阵香透
在这座忙碌的城市里
转过几度四季
京州 带不走的 只有你


和我在京州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满天星星都沉默在你的温柔
大风厂里劳作不休
京州市区车马川流
湖边水波荡的双眸
至今在我心中泛舟


明月无言挂疏桐
夜色洒在你肩头
风吹树影琴声幽
钻进我的衣袖
在这座大大的城市里
藏着许多回忆
京州 忘不了的 只有你


和我在京州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梦都踏碎了也不停留
回首身后几处荒丘
孤独常在眉间绸缪
多想再见昔日朋友
重温几次意气相投


和我在京州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满天星星都沉默在你的温柔


和我在京州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笙歌散尽也不放开你的手
你会陪在我的左右
我会把你的小指勾
走到这事业的尽头
坐在养老院的门口


和我在京州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岁月悄悄让你和我共白首

目前所有文合集整理!【沙李,高祁,祁高,双书记】

Sherly达康书记的西装裤!:

沙李
佳佳吐槽上:
http://sherlydarkcom.lofter.com/post/1cfae751_fb0ee90
佳佳吐槽下:
http://sherlydarkcom.lofter.com/post/1cfae751_fb0e382
开花:
http://sherlydarkcom.lofter.com/post/1cfae751_f37215a

双书记
余粮和达康的美国同居二三事
【壹】
http://sherlydarkcom.lofter.com/post/1cfae751_f23f432
【贰】
http://sherlydarkcom.lofter.com/post/1cfae751_f2435ab
【叁】
http://sherlydarkcom.lofter.com/post/1cfae751_f2978dd
【肆】
http://sherlydarkcom.lofter.com/post/1cfae751_f2d0ac1

祁高
今夜老师醉,厅花终抱佳人归
http://sherlydarkcom.lofter.com/post/1cfae751_f2e7e2f

高祁
单思
http://sherlydarkcom.lofter.com/post/1cfae751_f1fb276
暗慕
http://sherlydarkcom.lofter.com/post/1cfae751_f20c02f
思慕
http://sherlydarkcom.lofter.com/post/1cfae751_f229357



手机党见评论!!!!!!

沙李 | 汇总

结巴患者:

占tag抱歉




短篇合集 


部分篇章有上下关系




第一篇:酒后决策


第二篇:执行决策时总会发生意外


第三篇:意外发生后的应急方案


第四篇:休息计划


第五篇:慰问交流


第六篇:突袭夜访


第七篇:紧急情况


第八篇:直呼其名


第九篇:好久不见


第十篇:久旱逢甘霖




番外一:老来伴儿


番外二:新人旧衣


番外三:老相识(上)


            老相识(中)




日常段子:胡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