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当家

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沙李】个人文章汇总

柘弓:

这段时间总有姑娘问我以前的文,其实我都发简书了,可能还有些姑娘不清楚……那干脆趁我这会儿电脑做个汇总吧。


怎么现在简书比loft敏感词还多还严格,这个也锁,那个也锁……我还是开个子博客重新发吧。


以下全部是完结了的文。


没完结的等我写完了再汇总。


这些完结了的字数总共是40多万字了,其实我之前从没说过要写百万,但基友提出了要让我写百万,我思考了一下……嗯,目前脑子里的几个脑洞说不定真能写到百万呢,到时候我也就圆满了。






【中长篇】


 


一、《名片》


正文:


1-3


4-6


7-9


10-12


13-15


16-18


19-21


22-24


25-27


28-30


31-33


34-36


37-39


40-42


43-45


46-48


49-51


52-54


55-57


番外:


《失控与自控》


《计划赶不上变化》


《但变化的结果总是好的》


四《大雪压青松》


1-4


5-8


五《归路》


1-5


6-10


11-15


16-18


六《一致目标》


1-5


6-10


11-15


16-20


《水木会相逢》


 




二、《字如其人》


正文: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31-34


番外:


《称呼》


 




三、《不朽》


正文: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31-35


36-38


番外:


《刑侦高手的发现》


 




四、《春树暮云》


1-9


 






*********************


 






【短篇】


 


李达康个人向/隐沙李:《太平》


金山三杰友情向/主李达康:《桃李春风一杯酒》


东王/沙李:《汉东爱情榜样》


沙李:《圆满》


沙李:《我的偶像变了》

【谭赵】饲主

葫芦😂

穆穆不惊左右:

没有猫。




01


 


秘书小姐轻轻敲了敲老板办公室的门,走进去,欠身道:“谭总,您找我?”


这是她在晟煊正式工作的第一个月。


新老板是一个事业有成、沉稳可靠的成熟男人,皱皱眉头半个上海跟着抖三抖的主,年轻的秘书小姐十分崇拜她的老板。


 


谭宗明公事公办地指着手机屏幕上的联系人电话:“抄一下这个号码,等会你去联系——”


——叮。


男人低沉的声音被清脆的手机提示音盖了过去。


“您的手机淘宝发来一条推送。”


两个人默默无语,眼睁睁看着谭宗明的手机屏幕上方跳出来一个对话框:猜你喜欢“宠物挂饰定制猫铃铛”。


猫铃铛?


还要定制?


秘书小姐努力克制好奇心,非礼勿视,坚持又抄了几个数字。


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谭总,您……是不是养猫了?”


一字一句问得很是关切。


 


晟煊的员工日日夜夜翘首以盼,为谭总的终身大事操着不靠谱的心。


始终没能等到老板娘。


他们尊敬的谭总,居然背着大家偷偷养了猫。


 


谭宗明其实有点冤。


众所周知,前几天是七夕。虽然这个传统节日在本质上与爱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但情人们还是把它过出了情人节的架势。


赵启平同志深知谭宗明对物质方面的浪漫没有什么追求,决定换一种礼物送。


他兢兢业业在网上搜索了两天情趣用品相关,花样繁多,种类各异,一颗红心向七夕。


其中就包括铃铛。


有一次自己的手机没有电,用的是谭宗明的手机。


很可惜,这个浪漫的七夕最终变成了一个很普通的夜班,赵启平在医院加班,谭宗明开车过来给他送了一次夜宵,仅此而已,最过分的肢体接触是在医院楼下,赵启平捏了捏谭宗明的手。




淘宝的推送十分人性化,给客户推送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他们平时搜索频率较高的相关产品。


显然目前的人工智能还是不够体贴入微。


根据一个污到没边的“铃铛”,拓展到了充满人与自然气息的“猫铃铛”。


任谭宗明在赵启平面前如何流氓,出了门来都是另一副样子,在工作方面偶尔甚至有些过分的威严。


所以,当然不能说这是你们老板爹在为你们老板搜索情趣用品。


他们两个打算过一个不可言说虽然最终以失败告终的七夕。


谭宗明放下手机,面无表情点点头:“嗯,养了。”


秘书更加兴奋:“买铃铛给小猫带吗?”


谭宗明继续点头:“对,给猫带。”


 


02


 


谭总养猫了!


还要买铃铛给小猫带。


老板可真温柔。


 


谭宗明养猫的这个消息很快扑腾着小翅膀传遍了整个晟煊。


其实养猫实在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但什么平日近人的事情放在谭宗明身上,通通变得格外不平常。


谭宗明这个人,在大多数人眼里就是普通人的反义词,好像不养一点匪夷所思的品种都对不起人家金光闪闪的身价。


如今居然养了猫。


大家只能进行合理而谨慎的推断:哪怕是养猫,估计谭宗明也是捡着最贵的品种养。


 


秘书小姐下午送咖啡的时候忍不住又问了一句:“老板,您养的猫是什么品种啊?”


谭宗明对这方面其实并不了解,顶多也就是在看到年轻恋人发来某个表情包的时候,发表一番诸如“这猫眼睛圆圆的,像你”之类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言论。


“国产的。”在秘书小姐充满期待的注视下,谭总沉默良久,憋出了三个字。


也没说错,具体点来说,还是本地人,此时此刻就在几条街外的六院骨科给人看病。


“呀,中华田园猫?”


“嗯。”谭宗明得过且过地点点头。


虽然和田园不太沾边,但赵启平也确实是地地道道的中华特产。


“是小公猫还是小母猫啊?”


“男的。”


“多大了?断奶了吗?脸大不大?腿短不短?生小崽了吗?”


“不小,断了,脸小,腿长——”


谭宗明停住,想了想最后一个问题。


他们两个还真生不出来。


“不打算生。”


他看一眼满脸兴奋的小秘书,手指敲敲桌面:“出去工作。”


老板不愧是老板,有了猫还能认真工作,初入职场的小姑娘更加佩服。




秘书小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通敲,很快,更多关于老板养猫的独家一手八卦又扑腾着小翅膀飞遍了晟煊上下。


员工们觉得平时高高在上的谭总真是又亲民又低调,养的品种居然是最常见的中华田园猫,并没有想象中的复杂血统。


谭宗明的形象在晟煊员工的心中愈发高大了。




可是老板似乎并不喜欢和员工们谈论关于猫的话题。


 


“老板,我家也养猫了,体健貌端适龄宜婚嫁,要不然安排您家的崽和我家的见一面?合适的话不如……”


问这个问题的是某项目组的组长,他后来发觉下一个月他们组的任务量异常的多。


这位组长认真地反思了自己,感觉还是工作上有不足,呼吁全组组员一起努力,为晟煊的明天奉献一份微薄的力量。


 


这天下午,财务部经理敲响了谭宗明办公室的门。


“谭总,想请教您一下,我们家的猫每次洗澡都一直闹,不知道您家的猫乖不乖?”


谭宗明回忆了一下给赵启平洗澡的情况。


首先,鸳鸳浴这种事情,听起来浪漫,但情趣这玩意也是偶尔为之才能被称作情趣,没有人会去天天洗。


那么,在偶尔为之的情况下,赵启平在浴缸里的状态和他平时的状态比起来,应该还算是……乖的吧?毕竟是在水里,动静太大可能会被呛到,赵启平每次到了浴缸里都要比平时安静,躺在那里也不怎么乐意动——


接下去的事情不能再想了。


谭宗明轻咳一声,掐断大脑画面:“还可以。”


“就是说挺乖的?”


“嗯。”


虽然赵启平所谓的乖与不乖都完全在谭宗明的接受范围之内。


“瞧瞧,还是谭总您会养,我们家的那个一沾水就挠人,每次都甩我们一身水。”下属机智而敏锐地抓紧机会夸了一通老板。


谭总想到自己背上三番五次被赵启平刨出来的抓痕,也不知道小赵医生是情之所至还是蓄意报复。


谁说不挠人。


 


“谭总,刚才听财务部经理说,您家的猫洗澡不闹,很乖。”后勤部经理前来慰问,并由衷地夸奖了一番谭宗明家的乖猫。


“……”


“真好啊,我养过好几只,都是不给抱也不给亲的。”


其实这点倒是差不多。


赵启平加班累了的时候一头扎到床上,有时候鞋都懒得脱,平时的洁癖被丢得一干二净,裹着被子几秒钟就能睡着。


谭宗明这种时候要是想把他搞去洗澡,八成会被赵启平踹上一脚。


 


“谭总,那个,如果方便的话您养的猫可不可以带到公司来一趟,我们也想吸一吸。”人事部经理搓了搓手。


“吸?”谭宗明皱皱眉头,不能理解这个动词怎么和猫结合在一起。


“啊……怎么说,这可以算是一个网络用语,我换一种说法,撸一撸,对,撸一撸。”


谭宗明脸色一沉,在他的认知里,这个动词并不那么积极向上。


“撸?”语气跟着脸色一起沉。


下属看着老板的脸色,磕磕巴巴地开始解释:撸猫是把猫放在腿上,从耳朵尖到尾巴梢进行富有技巧的抚摸,至于具体抚摸的手法,那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可以仰着撸趴着撸抱着撸压着撸,熟练之后还可以混合撸自由撸接力撸。


谭宗明听完下属的解释,若有所思点点头。


“谭总您养了猫之后都没有撸过猫吗?”


“没有,今天回家试试。”


乐于听取下属意见的谭宗明才是一个合格的老板。


 


这一天,谭宗明感受到了晟煊的员工们对他空前的爱戴和尊重。


 


03


 


全世界都以为谭宗明养了猫。


可谭总并没有,回到家还是普普通通的日子。


吃完晚饭后,赵启平被谭宗明拖起来去散步。


 


说起来,这两个人平时在外面都是雷厉风行的类型,回到家里居然一个赛一个的懒,没有工作的节假日,赵启平能蜷在床上看一整天的书。


这种日子过久了,赵启平终于摸着谭总日渐变软的肚子陷入沉思,最终提议:我们每天晚饭后还是出去散散步吧。


虽然这个建议是他提出来的,可真到了要实行的时候,赵启平又是第一个偷懒的。


总是吃完饭就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翻杂志,最后十有八九都是被谭宗明三番五次揪起来,才肯出门。


 


两个人今天打算去超市买点东西,在冷冻区遇见了正靠着手推车、认真比对不同口味雪糕的小李警官。


凌远今天加班,他来超市买点东西,还要回去自己做饭。


谭宗明推着车子跟在后面,赵启平和李熏然走在前面。


没走出几步,谭宗明的手机响了,安迪打来的。


“老谭。”


“怎么了?公司有事?”


“听说你养猫了!”安迪的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兴奋。


谭宗明扫了一眼四周,赵启平已经和李熏然跑到日用品区了,小声问道:“听谁说的。”


“人尽皆知好吗。”安迪顿了顿,又问:“在外面呢?这么吵。”


“对。”


“看不出来你这么有情趣,还有心思出门遛猫?”


谭宗明嘴角抖了抖,看看在冰柜前用勺子捞手打鱼丸的赵启平,旁边站着帮他撑开塑料口袋的李熏然。


“可以这么说吧。”


“猫性子野,听说你这只才捡回家没多久,别让他跑丢了,要看紧点。”


“有事没事,没事我挂了。”


“哎别急别急,当然有事,你拍张照片给我看看,我还没见过你养的猫,听说是中华田园猫?”


“……”


“怎么不说话,不方便拍吗?”


“不方便,和凌远家的跑远了。”


“啊?凌院长也养猫了吗?什么样的?”


“和我的差不多,毛要卷一点。”


谭宗明看了看那两个排在称重台前的同款后脑勺,确实差不多。


 


03


 


凌远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养了一只猫。


中华田园猫,还是卷毛的。


赵启平第二天早上上班的时候,路过护士站,看见小护士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


“聊什么呢?”


“赵副主任!院长养猫啦!”


凌远养猫,说实话,赵启平很难想象。


下午他在走廊遇见凌远,随口问了一句:“院长,听说你养猫了?”


凌远没说话,皱着眉看他。


“借我撸一把?”


“好好工作。”凌远转身走了。


 


凌远已经不记得这是今天第几个问他这个问题的人了,甚至有小姑娘很大方地把才网购到的三文鱼送了一半给他,热情到不可思议。


即使她敬爱的院长反复强调自己家里真的没有养猫,小姑娘仍然坚持要送,并热心地鼓励凌远:没什么的,男人养猫也很正常。


那半份三文鱼最后还是被凌远拎回家了,给李熏然切一切,放在盘子里蘸酱油吃。


李熏然一边吃鱼,一边心不在焉用手机打字。


“吃饭的时候不要看手机。”


“好好好,我再问谭总最后一个问题。”


 


04


 


谭宗明和李熏然躺在彼此的微信列表里,很少说话,几乎没有联系。


这一天,李熏然第一次主动联系了谭宗明。


 


李熏然:谭总,您好,打扰了,听说您养猫了。


谭宗明:是的。


李熏然:我可以去您家撸撸他吗?


谭宗明:不可以。






——————————————————————————————


互相想着去撸一把对方家里的猫的兄弟,简称葫芦兄弟。







楼诚大型春节文艺联欢晚会节目单

哈哈哈哈哈哈哈

穆穆不惊左右:

楼诚大型春节文艺联欢晚会节目单




开场独唱


歌曲:《恭喜发财》


表演者:明诚


歌词简介:


恭喜我发财,恭喜我精彩


梁仲春请过来  汪曼春请走开


oh 礼多人不怪


祝满天下的女孩  嫁一个好男孩  我大哥明楼除外


祝满天下的小孩  视力胜过明台  墨镜装在你口袋


祝尊敬的明总裁  地图炮的比赛  气不喘面容不改


祝梁处长的买卖  生意扬名四海  来年继续四六开


……


 


合唱:《一生有你》(医生有你)


表演者:赵启平  庄恕  蔺晨  凌远 


歌词简介: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医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镜头切观众席:
谭总颔首微笑  三哥面无表情脸红三秒


靖王默默鼓掌  李熏然热情挥舞荧光棒


 


上海分会场——语言类节目:《不差钱》


表演者:明长官  谭总


 


独唱:《夜空中最亮的星》


表演者:明台


歌词介绍: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不锈钢的眼睛


给我再去推门的勇气  哦走进书房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我家里


哦哦,夜空中最亮的明


……


 


杂技:烈焰灼目


表演者:《伪装者》剧组


 


语言类节目:《卖拐》


表演者:


明楼  饰  楼本山


明诚  饰  诚秀敏


梁仲春  饰  萌伟


 


承德分会场——貂毛走秀


背景音乐:戏曲《牡丹亭》


表演者:荣石  许一霖


 


杂技:卫生纸精转圈  《武爹》


表演者:蔺晨


白雪 夏夜 我不停歇  


模糊了年岁 武爹的喜悲没人看见


 


大提琴二胡合奏:《红叶疯了的时候》


表演者:曲和  明诚


友情助唱嘉宾:明长官


 


情歌对唱:《向天再借五百年》


表演者:古代代表团


 


歌舞表演:《乱世巨星》


表演者:民国代表团


 


大型合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表演者:现代代表团


 


零点仪式:


参演人员携家属向海内外同人观众朋友集体拜年


 


金陵分会场连线北平分会场


合唱一:《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表演者:萧景琰  方孟韦


合唱二:《你究竟有几个大舅子》


表演者:蔺晨  杜见锋


 


大型诗朗诵:《报菜名》


表演者:李熏然


 


杂技:顶高脚杯


表演者:萧景琰


靖王殿下束发以来,常年头顶杯子行走于巍巍皇宫中,身姿挺拔,白杨青松。


特此表演,望阁主学习。


 


特技表演:变脸


表演者:明楼  明诚


 


终场独唱:《难忘靖萧》


表演者:蔺晨


歌词简介:


难忘靖萧  难忘靖萧


无论天涯与海角


神州万里共怀抱


共祝愿  祖国好  祖国好


 


难忘靖萧  难忘靖萧


无论新友与故交


明年春来再相邀


青山在  人未老


人——未——老——




快来为你最喜爱的春晚节目投上宝贵的一票吧!




 第一次彩排网络直播地址 






一个英俊的目录

【沙李】见字如面

见字如晤。。

岳几荷:

风衣哥哥也去见字如面啦,四舍五入就是一发铜矿啦,开心开心~~~

—————————————————————

见字如面
 
临别前老沙同志和老李同志还为了即将到来的异地生活付出了那么点儿小感情,为了他们远距离的革命爱情稍微悲戚了那么两三分钟。结果等老李同志的飞机一降落,进到那间办公室里,他马上就投身于紧张而充实的工作当中了。
 
老沙同志则花了两分钟总结了一下他们五年的并肩作战和恩爱有加,然后也进入了他的新办公室。北京和上海的距离,基于我国高速发展的各项交通事业,一天一个来回也全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要真忙起来了,连思念都是挤时间才能办到的事情,谈何见面。
 
这一路顺风顺水,离不开彼此配合和鼓励,于是两位同志忙时就想要是有对方这么个知心意的同事多好啊,闲时就想这异地的滋味还真是有些寂寞啊。总之,说完全投身于工作绝对是有些偏颇的,说不想念更是假的了。
 
五年的习惯,很难改啊。
 
关键是这忙的时候还真不少,一个月过去,两个人能顺利通话的时候屈指可数,手机里却充满了“您好,我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的自动回复。沙瑞金翻翻日历,这距离明年两会还有七八个月,一个月尚且如此难熬,可别说还有大半年了。
 
于是沙瑞金同志也想了个好招儿来慰藉彼此的相思之情,他拿出年轻时和这位笔友的一封封信来,仔细看了一遍便提笔书情,托赖这古早的鸿雁传情技术还没有真正消亡,这种延迟类抒情表达还能够给他们一个全新的途径。
 
他刚才提笔写下“李达康同志,见字如面”这八个字,便又有人来汇报工作了,他又只好将纸笔收好。一封信拖拖拉拉写了一个星期才写完,红头文件看得多了,写信也没什么文艺抒情的语句了,无非就是问问他近况如何,忙或不忙,好或不好。其实也仅仅是沟通罢了,连电话都未必能打得通,又怎么会不忙?李达康这样的脾性,工作一旦忙起来,又怎么会不好?

可他自己还不是一个样子么。

写了一周,等了一周,这封信终于到了李达康手里面,这一回的短信不再是自动回复了,而是李主任自己亲手编辑的一条

“信已收到,闲时再看。”

又过了两周沙瑞金也收到一封回信,李达康这一手好字儿自然不必说,可是多年秘书的文字功底丝毫没用在写情书上面,竟然是比沙瑞金还流于表面的一些简单问候,也顺便说了说自己最近忙到脚不沾地的近况。唯一聊表思念的大概也是起头那一句
 
“沙瑞金同志,见字如面。”

他们闲着的时间其实很少,可就这么点儿时间也足以把那些信看过千百遍直到信纸都磨毛了边儿,钢笔字都叫手上的汗迹重新晕染。七月中旬的时候,上海正值酷暑,开着空调都觉气息憋闷,窗户关着也掩不住外头蝉鸣声盛。越是这样的夜里,思念则更甚,于是沙瑞金又诉情于纸笔。
 
他信写得还是不那么连贯,断断续续的字句其实想表达的不过很简单的四个字罢了——我想你了。

“你曾说你想要长命百岁,不过我近来想想,却是不想要那千年寿,但求一喜欢了。”

“忙则忙矣,却尤其怀念起从前天天可见的日子,就算是吃个饭也是很好。”

“我用的是万宝龙的那支笔再给你写信,你回信时,用的也是这一支吗?”

“如无其他机会,想必再次见面要等到明年三月了,时长路远,你要照顾好自己。”

“我也会照顾好自己。”

沙瑞金头一次觉得自己怎么婆婆妈妈起来,他又想效法李达康那种写文件的语气重来一封,可外头忽然天降大雨,上海的雨永远是如此突然和猛烈,仿佛他无可抑制的思念,于是他便用蜡封好了这一回的情切,送至北京。

当然亦不少那一句“达康同志,见字如面”。

又过了两周,眼瞅着进了八月,这上海的天气丝毫没有转凉的态势,动辄便是四十度的高温,热得狠了,又兜头浇下一阵大雨来,雨停后,仿佛蒸笼一般,更是难耐。

“还是北京好啊…”

北京的夏天又能好到哪儿去呢,无非是一个蒸笼,一个烤箱的区别罢了,只不过那儿还有个人啊,可给他来败败火了。

见字如面,见字如面,到底没有见面来的好,可这半月的见字,都还没到。

回市委大院的路上又是一路的堵,直堵的这个老成持重的老干部也开始有些暴躁了,谁知道回到家中,按了两下灯没开,他才反应过来是停了电,将近四十度的高温,没电没灯没空调这是什么概念,沙瑞金直觉怒发冲冠也不过如是了。

可是刚才进门前,仿佛看着隔壁是灯火通明的吧?难道是他做了什么不利国利民的举措有人存心打击报复给他拉了家里的电闸?

(写信就不能开车了吗,上车。)

这衬衫已尽湿透,檐口的月也高了起来,满室又留黑寂一片,仿佛彼时温情种种皆是梦一般。他紧揽了怀中爱人,问了一句

“怎么今天来了?”

“见字不如见面啊。”

岳几荷:

时间还很长,一切都很好。

纯血中华田园猫w:

【沙李】
沙狼康兔似乎很久没出场了→→)

调研提前结束,忘了跟老沙说直接回家的康兔。
老沙:惊喜.jpg
老李:惊吓.jpg

梗来自最后一张图,由 @兰台少卿 提供w

江户川呵呵:

重发一次,没有理由!
还在坑里,是我的荣幸。
peace🙏

木鱼:

庆祝伪装者两周年

长路漫漫,愿他们相知相伴,相守相依,就算身边的人都离他们去,希望他们也能互相扶持的一直走下去,直到看到初生的朝阳。

入圈也两年了虽然期间淡了一段时间不过还是蹲回来了,想想蹲了这么久也该有点贡献了,于是临时起意决定涂一张,为了赶时间就…有点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