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当家

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你问一个呗/短/甜

权之意:

#日常脑洞


#不要上升


#甜的该写还是得写呀~~




邯郸返场这个形式是张云雷提出来了,这场对于他和杨九郎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一场,最后一场他也希望和哥哥们敞开心扉的聊一聊,以后就是专场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有这么多和哥哥们一起出差的机会了。




拿了椅子上来,看着各位哥哥坐好了,这返场也就开始了。




问问题这个环节是设计好的,杨九郎问他和杜海涛谁帅的时候张云雷说声有病转身下台。






可是这是看着挺好的一个底,私底下的时候杨九郎可没少想。






邯郸之前张云雷还得去录节目,而且还得连夜开车赶到邯郸演出,所以上一场沈阳回北京的时候张云雷就和杨九郎商量好了,返场就用那个形式。








可是等到张云雷说,“郎哥哥,给你个机会,你可以想当着大家的面”问一个问题,你最想问什么问题。”







杨九郎正好在从行李箱里往外拿衣服,“问一个问题,我没什么问的啊。”





“不行你就得问一个,快点。”张云雷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完全干,靠在床头半盖着被子,手里摆弄着手机。





杨九郎把最后一件衣服拿出来,放在旁边想着明天丢到洗衣机里面,“要是非得问一个的话也不是没有。”






“什么啊,你快说啊。”





杨九郎走到张云雷旁边,手背在后面,弯腰凑近了张云雷,“我的问题是,张云雷爱不爱我。”





张云雷一转头正好和杨九郎就差了一厘米的距离,都是老夫老妻了但是一到被杨九郎撩到还是浑身发软,张云雷抬手轻轻推了杨九郎一下。




“说正经的呢。”




“我也没开玩笑啊,当着大家的面我就这一个问题。”





杨九郎直起身看着张云雷有点红了的耳朵尖满意的笑了,然后又走回衣柜面前要换衣服去洗澡,刚打开柜门就听张云雷问,“要不咱还是换一个问题吧,你明明又那么多想问的。”




屋里开着空调,温度正好,杨九郎抬手脱了上衣,光着膀子回头看张云雷,“你怎么知道我有别的想问的呀。”顺手把换下来衣服也丢在那一堆衣服里。





“我什么都知道,你明明又那么多想说的想问的。”




“我问什么啊,我当着大家的面,问她们为什么总要互相伤害,问她们为什么要质疑咱俩的感情,问她们是不是不喜欢我,还是问她们什么。”





“郎哥哥.....”张云雷小声叫了杨九郎一声。





杨九郎很少有这种时候,把什么想说的都大大方方说出来,不是没有这样的机会,是他自己不想说。所以等到杨九郎像这样说了点什么的时候,张云雷就特心疼他,然后自己的表情也变得很委屈一样,让人看了揪心。






他和观众们说过,观众买票来看演出的,没必要分担他们的不愉快。






他也和张云雷说过,你是我的宝贝儿,我爱你,你没有必要分担我的难过。





他什么都不说,但是他什么都知道,他知道张云雷也什么都知道。





杨九郎找到了换的睡衣,当着张云雷的面就换好了,“我先去洗澡了宝贝儿,你不要胡思乱想,出来我去给你拿个可乐喝。”又上前摸了摸张云雷的脸,才转身去浴室洗澡。





张云雷坐在床上看着杨九郎的背影真的一瞬间觉得自己真的太值得了。





倒仓回来说相声值得,找到杨九郎和他搭档值得,送他礼物值得,奔波着演出也值得。



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听到了甜蜜的话会开心,听到了不好的话会难过,看到爱人的时候眼睛里也会闪着光,在所有的地方都想和他留下幸福的回忆。





他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杨九郎发过的那句话,


天长地久不去留神,流言蜚语充耳不闻。


---END---












Izumi-泉桑想成为腿毛:

自娱自乐
不喜欢不用特意告诉我一声儿嗒【小声】

@鹤云樘. 是这位老师的文!!
http://chuwanche.lofter.com/post/423bd3_119d05a5

可爱!好看!!
可喜欢了!!!
谢谢方糖劳斯给我介个机会呜呜呜呜呜

画不好
bug多
【失去语言能力】
总之嘴下留情吧!!(ノಥ益ಥ)

他们永远是最好的!!【大声】

愿姆们角儿们一马平川。

性感舅妈就是舅妈:

我现在的状态就是
见到谁都想说张云雷杨九郎
看见谁都想提德云社
要说之前 我也没想过有一天
我会在b站听相声
会学太平歌词 学贯口 会学御子 快板
(二爷的挡谅是我白月光)
狂补他俩之前的相声
看两位相声演员的同人 甚至也开始码字......
这种接近热爱的情感
我不认为是追星 我喜欢叫捧角儿
不混圈 不接机 不骚扰 不刨活
不打扰他们私下生活  不让他们经常上热搜
曲艺就是曲艺 相声就是相声
传承的是传统文化 本着的是太平歌词老艺术家
喜欢他们 就是因为他们的包袱响 活使得漂亮
太平歌词好听......(九郎的现挂真的很厉害 什么包袱都能响)

再者二爷的国风美少年一定会吸一大波二奶奶
虽然不想让宝贝公之于众 但是又希望他们能越来越好 
二爷七岁学京韵大鼓 九岁学太平歌词 十岁登台 郭德纲说他是太平歌词老艺术家  希望喜欢他的真的因为他的努力 他的才华

九郎说:“您看看这德云社逗哏受伤哪个能留住人的?”
还真就二爷留住了
在不确定还能不能上台 极大可能做幕后的情况下
九郎留下来 说“他干幕后我也不上台”说“认哏”
从“认哏”到复出再到现在
九郎二爷的坚守 努力  才是火起来的原因
没有谁是突然红的 没有谁是可以突然红的

不知道在没有逻辑的说什么
看了一个他们俩的合集 突然就觉得 他们俩是真不容易啊 突然想说很多东西 但是又觉得说什么都形容不出来
真的很幸运 我喜欢的人说随便露两手 就能拿着御子来一太平歌词 莲花落

不管是二爷还是九郎 没有捎带 就是喜欢

愿二人相扶相持 一马平川
风吹云不散 长久郎相伴

德云社大事编年纪(完整自用版)

🐎🐎🐎


浅知非:

马住!


小鬼-啊飘:



整理了一份德云社的大事记录以备自用,大概是全网最全了。




有增加一些个人喜欢的角儿的信息,编年纪里的东西都尽量客观了,如果有什么大家想知道的或者遗漏错误的请评论告诉我呀~




转载请注明来源信息。




——————————————————————




1994年,闫云达拜师。




1995年,郭德纲来到北京,同张文顺、李菁合作,逐步创办北京相声大会。




1996年2月8日,郭麒麟出生。随后郭德纲与胡中惠婚姻破裂。




1999年,17岁的何云伟开始在郭处学习相声表演。




2000年,郭德纲开始与于谦合作。同年,9岁的张云雷到北京学习曲艺。




2002年春,16岁的曹云金开始在郭处学习相声艺术。




2003年,郭德纲与王惠结婚。同年,潘云侠开蒙,随郭德纲学习相声艺术。北京相声大会更名为德云社。




2004年,13岁的烧饼朱云峰进德云社学艺。
同年,在海碗居炸酱面馆做服务员的孔云龙和岳云鹏入德云社学艺,随后李云杰加入学艺。




2004年大观园,曹云金第一次登台,演出《报菜名》。当晚,郭老师和懊丧的曹云金两人单独在家谈心至凌晨两点。




2004年6月8日,郭德纲拜侯耀文为师。(另有一说拜师仪式于当年10月补办,视频材料无法辨认仪式具体时间,因此以郭老师认可过的6月8日为准。)




2005年6月,高峰加入。
2005年,潘云侠、张云雷暂离,栾云平入德云社学艺。




2005年,何云伟李菁参加“北京相声小品大赛”,凭借《我要幸福》获得相声专业组一等奖。




2005年底,赵云侠入德云社学艺。




2006年,郭德纲勒令入围第三届CCTV相声大赛决赛的曹云金刘云天退赛,曹失去夺冠后上春晚的机会。




2006年10月29日,德云社成立十周年,何云伟、曹云金、栾云平、孔云龙和于云霆五人举行拜师仪式。




2006年11月26日,李菁拜师师胜杰,和郭同辈。




2006年12月6日,曹云金首次开个人专场。




2006年,阎鹤祥、曹鹤阳入德云社。




2007年3月15日,央视曝光郭代言减肥药藏秘排油。




2007年6月23日,侯耀文先生因突发心源性心脏病病逝,享年59岁。




2007年夏天,闫云达回归。




2007年10月,郭德纲在天津排戏时认识10岁的陶阳,两人成了忘年交。




2007年,张九龄入德云社。




2008年夏天,孟鹤堂正式入德云社。




2008年9月19日,徐德亮通过自己的blog发布声明,与王文林一起退出北京德云社。随后,张文顺老先生宣布与其断绝师徒关系,收回其名字中“德”字使用权。




2009年2月16日,农历己丑年正月廿二日,凌晨5时25分,张文顺先生与世长辞,享年71岁。




2009年,郭德纲从艺二十周年系列演出,6月12日,收第二批云字科徒弟,朱云峰、岳云鹏、宁云祥、赵云侠、陶云圣,13日收首批鹤字科徒弟,曹鹤阳、刘鹤春、闫鹤祥、李鹤彪、张鹤伦、孟鹤堂等人。




2009年,杨九郎入德云社。




2010年1月18日,郭德纲生日,未央宫事件,也就是后来郭在采访中提到的,有的事其实一两年前就有预感了的事件爆发开端。




2010年8月1日,郭德纲弟子李鹤彪怒打假记者周广甫。




2010年8月1日当晚,郭德纲在小剧场说单口《张双喜捉妖》的时候骂记者,原话是“有时候,这记者啊,还不如***。”后来某些媒体在引用的时候,把“有时候”这三个字抹去了。




2010年8月3日,郭德纲发布博客《有药也不给你吃》,继续保持强硬态度




2010年8月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不点名批评郭德纲“低俗庸俗媚俗”




2010年8月5日,新华社不点名批郭德纲“个别公众人物纵容他人殴打记者”




2010年8月5日,德云社曹云金回馈观众个人专场。




同日,何云伟、李菁分别在各自博客发表声明,宣布退出德云社。李菁的三个弟子张天羽、崇天明、郭天翼随师退出。




2010年8月9日,德云社小剧场全部停业自行整顿。




2010年8月10日,人民日报批郭德纲“把自己骂下了舞台”




2010年9月12日,经历停演自查的德云社重新开门。在停业期间,德云社进行改制,郭德纲表示德云社将转为企业化管理,并与全部演员重新签订周期10年的劳动合同。




曹云金拒签合同,由此之后逐渐淡出德云社。




2010年10月,李菁何云伟成立星夜相声会馆。同年,张鹤文退出德云社,加入星夜相声会馆。




2010年12月6日,三里屯晚场,孟鹤堂周航初次登台合作,演出《双字意》。翌日晚场,演出《打灯谜》。




2010年,王九龙入德云社。




2011年1月2日,老郭对未能摆枝的两位“云”字科弟子进行补摆枝,闫云达、李云杰正式拜师。




2011年2月2日,何云伟李菁参演春晚表演相声《独家录制》。




2011年,张云雷回归,4月8日正式登台复出。




2011年4月19日,岳云鹏首次开专场。




2011年6月,郭麒麟从学校退学,在德云四队担任相声演员。




2012年1月22日,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奋斗》。




2012年2月23日,曹云金创立北京听云轩。




2012年7月7日,收鹤字科第二批弟子,张鹤帆、李鹤东等人。




2013年2月9日,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这事儿不赖我》。同时,郭德纲于谦首登春晚,表演相声《败家子》。




2013年9月4日,张九龄、李九春、周九良、杨九郎、张九驰、高九成、王九龙、张九南拜师,成为九字科第一批弟子。




2014年1月30日,岳云鹏参演春晚蔡明小品《扰民了你》。同时,曹云金刘云天参演春晚表演相声《说你什么好》。




2014年2月,赵云侠与搭档戴九安退出德云社,加盟听云轩相声大会。




2014年,郭鹤鸣未经郭允许,拜比自己年长近五十岁的“西河弦王”贾庆华先生为师,凭空增长两轮辈分。




2014年,王鹤冠韩鹤晓离开德云社前往四川发展,并自称天蜀乐相声大会是德云社分社。




2015年1月5日下午3时5分,郭汾阳出生。




2015年2月18日,岳云鹏孙越参演春晚表演相声《我忍不了》。




2015年9月13日,因故未举行摆知仪式的张云雷、李云天、张云藩、靳鹤岚、朱鹤松、刘鹤龙,以谢师仪式的形式,正式成为郭弟子。同日收九字科第二批弟子,董九涵、董九力等人。




2016年6月,啜鹤雄私自创业开公司,离开相声行业。




2016年7月17日,赵云侠在微博发长文求师傅原谅,重回师门。




2016年8月30日,在第七届“纲丝节”上,郭德纲公布了《德云社家谱》,宣布清理门户,将何云伟、曹云金、郭鹤鸣、啜鹤雄、王鹤冠清门除名,另将赵云侠、韩鹤晓、孙九芳摘字查看。而于云田、李鹤浦、栾鹤华、张鹤栾等四人虽未摆知,但也被写入家谱。




2016年9月4日,曹云金发博回应,9月5日发布六千字长微博,正面细述自己和郭德纲的种种过往,《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




2016年9月7日,韩鹤晓发微博长文认错。




2016年9月25日凌晨,郭德纲同样发布六千字长微博《天涯犹在,不诉薄凉。》回应曹云金。




当日下午15点,曹云金再次在微博上发布文章《我的涵养已在愤怒之前用完了》回应。




2018年4月23日,郭德纲大弟子闫云达宣布退出德云社。




---------------------------------------------------




从整理的这些信息中来看,德云社这些年表面上离开的人,除开有回来暂留查看的,一共应该是14个。




这么大的一个单位,如此小的人员流动,的确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有的如果不这么撕破脸,和和气气的分手,诸位看官可能还少了几分乐趣。自从入了德云社的坑,任何女团的低级撕哔都无法引起德云社女孩的兴趣了。




另外11年小辫儿的回归,之前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少爷退学,模糊中也都有了解释。




小辫儿走应该是比较和平的,潘云侠可能生了些波折,老郭心里不开心了,年底赵彦飞一来就直接给了云侠两个字。




其实真要算德云社应该是04年起才开始走上的正轨,05年底天津省亲后一路高歌猛进,到06年如日中天,也就是桃儿说的北京其他说相声的开会研究怎么取缔郭德纲的时候。




07年第一个波折是藏秘排油事件,08年让张文顺老先生怒而收回德字的事儿算是第二个较大的波折,建议大家去看看这之后的特别节目《非常6+2》,个人认为那是德云社在相声艺术上最璀璨的阶段。




10年黑8月第三个波折,连小伟都退出的时候,谁能想到德云社还能挺过来呢?




至于金子,因为个人原因,对他的事情做不到不带个人色彩的描述,但又想聊聊。




提一下记者采访小岳岳14年在春晚和金子碰面的问题,这时候小岳还是叫的师兄;问金子对小岳红了的看法时,金子的回答也是两人表演风格不同;赵云侠离开又回来,理由里也写了当时觉得听云轩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到底是自己的买卖,哪边都一样;小伟离开德云社的时候是曾经说了很多重话,但金子在16年以前的采访里可一直都是说的只是对管理层给的新合约不满意,德云社需要我我就能回去(如果是我孤陋寡闻看的采访少了,欢迎大家告知,但注意是16年家谱事件之前)。




09年,桃儿谈郭小宝时说在他之前只有四个人,以后哪怕再来一万人也得叫他师哥。




这时候小伟已经离开,辫儿倒仓还没回来,指的应该是闫云达、曹云金、栾云平、孔云龙。而堂主在11年和15年的微博里曾都叫于云霆五哥,这时候排在他前面的人已经变成了闫云达、张云雷、栾云平、孔云龙。




流水的郭门,铁打的五哥。




B站有的于思洋站桌子上唱我是一个兵、太平歌词的视频,萌得人心肝颤,谁能想到是在德云社挺过大危机,停业复起之后的首秀呢。




还有一个细节是孔云龙和岳云鹏都是老郭04年在海碗居炸酱面馆淘换回德云社的,但孔队在06年就正式拜师,有了云字。而岳云鹏自2005年第一次登台效果欠佳后,师傅就勒令他暂不登台。




小岳岳曾在节目里说过,那时候自己是真的没天分,觉得说不了相声有了回老家的念头,是老郭又慢慢劝回来的。直到09年桃儿收第二批云字科,小岳岳才正式有了云字。




后来孔队接连车祸、烟花、摔楼梯、撞公交车等等事故,口齿身体都受了影响。世事无常,能把说相声这个全世界最安全的职业干成这样也是三哥的本事(自动狗头)。




还有宁云祥宁少爷,微博改名后的少爷已经离开这片江湖了,我没有去深追,只记得最后一次看见他时微博签名是“那些曾经都在心里”。




像他自己说的,其实从来就没想过会干这行,为了姥爷和母亲说相声的腼腆少年离开了舞台,德云四公子缺了一角,新的时代却又已经开启……




————————————————
又发现了些有意思的,补在这后面。
2010年2月2日,德云社己丑年封箱,金子没出现,小伟李菁出现了。这大概就是他俩没跟着在1月18日闹未央宫的原因了。不过庚寅年元宵节2月28日办的开箱,金子又回来了,说了两段,小伟李菁又没出现了。
还有他们退出的日子,刚好在金子开德云社个人专场的时候。李菁和小伟裂穴后,和金子还能一起上节目,拍电影。了解的越多,对小伟的好感越少,真是自我折磨。




——————————————————




再补一个,鹤字科首徒,以前一直默认以为是曹鹤阳或者阎鹤祥,突然想起来不对,是杜鹤来。




要说此人也是一个奇人,之前在饭馆配菜,后来由师娘引荐入的门,据老郭讲是一个朴实能干,一天到晚自己找活儿干的孩子,身体还不太好。虽说是鹤字科首徒,却快十年了还在青年队,青年队里的老大哥,极其没有存在感。


逼死毒唯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九郎是真的一语致胜郎!!


他人骑马我骑你:

zyl:这个粉丝跟了我五年都不买票


yjl:我是粉丝是不是?行 zyl睡粉

你🍑的名言

真的希望nc们都清醒清醒!姆们是官方认证了的。

愿角儿们今后一切都顺利!!!


他人骑马我骑你:



“你看个电影,这管这叫爸爸,你知道是假的;看个电视剧,这俩一被窝睡觉,你知道是假的;看个话剧一举枪,内躺那还哆嗦,你知道是假的;他怎么到我这都是真的呢,是不是?你说你这个智力为什么要买票。听相声图一个开心。”




所以怎么还有dw瞎蹦跶呢??你蒸煮都告诉你,人两口子的事儿你管不着了,瞎凑什么热闹呢?



所谓"角儿"

真是,角儿就是角儿,吃不了那份苦成不了角儿。

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传统行当没点儿本事怎么能上的了台,对于舞台他们是崇敬的。

愿角儿们平安顺遂~


共童渡过:

《霸王别姬》里面,师父教年幼的孩子们练功,一边打一边说"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罪"


电影里面的孩子们背错了要挨打长记性,背对了也要挨打,因为要记住下次还得这么背。


小赖子一边吃心爱的糖葫芦一边流眼泪看台上的角儿,"这得挨多少打才能成角儿啊。"


所以角儿就是是角儿,不是偶像,不是明星。


大林在舆论压力中成长,二爷靠打小练出来的唱功走红,小岳岳靠相声闯出了知名度。


没有小时候早起练功,背不出含糊哭音中字字清晰的报菜名(喜剧人《德云一哥》)。没有堵在墙角一个字一个巴掌的纠正唱不出成本大套字字有味的太平歌词。没有台下的功夫,学普通话背贯口竹板书,三十几分钟的相声不会那么游刃有余。


台上呢?


大林只会反过来向徐峥吴秀波道歉因为自己挨骂,鲜少提过自己作为郭德纲儿子的辛苦。


张云雷熬不住了只会低头皱眉,然后抬头又是笑着面对观众。不管脚踝是肿的还是流着血。


岳云鹏只会在风波之后上综艺才聊到父亲,那场德国的演出,相声里他还是笑着的。我们返场开口就忍不住哭出来的角儿在一个小时前的演出里还是笑着的。



更何况桃儿,于老师,孙老师这些在相声几乎要进博物馆的时候挺过来的角儿们。再往前倒,流传出来的关于老艺术家们那段岁月里打开批斗名单第一个就是亲父亲,偷萝卜熬过饥寒的黑色笑话,在当年是生死攸关的坎儿。



观众所能探知的辛酸,不过万分之一。


角儿们之所以为角儿,是台下苦练的功夫,是幕后饱尝的人情冷暖,才换得台上的行云流水,泰然自若。




受万人追捧,是因为他们受苦之后积淀下来的才华,不是某些人在台上扒开自己血淋淋的伤口炫耀似的卖弄"看,我有多辛苦,所以你们得捧我。"


一马平川,愿角儿安好。


得知其人,是我三生有幸。

寅成:

从b站一位小仙女的视频里截的动图,德云四大cp发糖啦!!!九辫儿,良堂,龄龙,祥林,甜得齁死你!(❁´︶`❁)